<track id="n7n7p"></track>

      <pre id="n7n7p"></pre>
      <track id="n7n7p"></track>

        <track id="n7n7p"></track>

            <track id="n7n7p"><strike id="n7n7p"><strike id="n7n7p"></strike></strike></track>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頻道 > 企業 >

              新希望:中國企業要爭取全球生產要素的控制權

              • 點擊次數:
              • 日期:2014-09-02 10:41
              • 編輯:admin
              • 評論:0
              • 查看更多評論
              詳細解讀了新希望集團的“出海之路”??從中國到世界、從產業基金到國際拓展與合作,不斷加速海外投資與并購。

              劉永好用32年從四川農村白手起家,打造出中國第一大民營農業企業集團。下一步,他已將目光投向世界。

              8月18日,全國工商聯揭曉了“2014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新希望集團去年營業收入778.93億元,以四川企業第一名的身份排名民營企業500強第20位,并繼續位居農林牧漁板塊的第一位。而劉永好家族的財富也連續多年排在《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的前20位。

              作為中國農業類民營企業的領軍者,盡管劉永好一向保持低調,但新希望依然吸引了業界與公眾的持續關注。新希望集團副董事長王航是劉永好手下的一員驍將。

              8月20日,王航在上海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道的獨家專訪,詳細解讀了新希望集團的“出海之路”——從中國到世界、從產業基金到國際拓展與合作,不斷加速海外投資與并購。

              20億美元產業基金瞄準海外標的

              經過32年間發展,新希望集團已成為以農牧與食品、化工與資源、房產與基礎設施、金融與投資為四大產業板塊的綜合性集團。而目前,新希望集團還在以每年設立10家海外工廠的速度加速擴張。

              最近幾年,在中企對外直接投資的總凈額中,新希望所在的農林牧漁行業所占投資凈額比例逐年增大,可見中國資本對海外農業、食品和餐飲的熱情正愈發高漲。

              今年7月份,中國人的餐桌已經成為國際并購市場上的熱門主題——復星集團投資認購西班牙伊比利亞火腿第一品牌Osborne的20%股份,而弘毅投資胃口更大,索性9億英鎊全資收購英國披薩品牌Pizza Express(馬上諾)。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大交易均是由民營企業的股權投資基金完成的,在以中糧、光明等為主導的國有資本加速出海之際,引領了新的潮流。新希望也是這股潮流的推動者之一。

              事實上,在此之前,新希望集團早已開始了其海外布局。除采用在海外新設工廠進行直接投資外,自2010年起,還特別成立了產業投資基金。王航便是新希望旗下三只產業投資基金的主導者之一。

              2010年,新希望集團聯手德龍鋼鐵集團、華西希望集團等發起設立了新希望產業基金Ⅰ期,為人民幣基金,專注于國內農林牧漁產業的投資;隨后,新希望集團又與廣東高科技商會和幾家深圳民營企業發起設立了厚生新興產業投資基金,同樣為人民幣基金。

              王航稱,兩只人民幣基金目前共已投資了約20個項目,主要集中在供應鏈管理方面,像北京新發地(中國最大的農產品批發市場)、深圳中央大廚房(中國食品供應鏈創新模式企業)、二商食品(中國最大的腐乳供應商)等,此外還投資了包括寧夏伊品在內的多家大型賴氨酸生產企業。

              為了加快“走出去”的步伐,2011年底,新希望集團又與世界銀行、日本三井物產、國際四大糧倉之一的ADM、新加坡淡馬錫等聯手發起設立的新希望產業基金Ⅱ期,為價值2億美元的美元基金。

              王航稱,三只基金的共同特點是都專注于大農業、泛食品、大消費領域的投資,均由厚生投資負責管理。不過,美元基金目前主要的投資集中在澳洲牛肉產業并購、高端金槍魚捕撈等領域,并在新西蘭進行了多次小型投資嘗試。

              “未來海洋經濟和漁業越來越重要,國人也正在加大在高端營養蛋白方面的消費。因此我們正提前在這些方面進行布局,擴大船隊規模及產業影響。”王航稱。

              不過,王航認為,新希望美元基金最大的亮點實際上在于其投資人的組合。

              “世界銀行、淡馬錫、ADM等機構和公司的業務與我們之間有業務交叉點,但最重要的是他們并不是一般的產業投資者。他們在投資方面有著自己的原則,在安全、勞工、環境等方面都有著很高的標準;與此同時,他們也有著很深的產業背景和知識。因此,在提高投資質量和拓寬產業資源方面都可以為我們和被投對象提供支持。”王航談道。

              而關于新希望海外投資的邏輯,王航用了兩個“低”字來形容,“一點在于海外資金與資產價格都較低,另一點在于新希望所在行業國外原料價格也較低。”

              王航對21世紀經濟報道特別指出,這兩個“低”都是基于在海外特定的市場上實現,要按照海外的投資規則來實現。因此,新希望在海外投資過程中格外注意將海外的產品與中國市場相結合。

              國際拓展應戰“小型世界杯”

              國際拓展是新希望集團近年來發展的重要引擎之一。

              自1999年在海外開設第一家工廠開始,10多年來新希望已在海外16個國家和地區成立了近40家工廠和機構。

              去年12月,新希望與多位戰略合作伙伴一起收購了澳大利亞第四大牛肉加工商KILCOY畜牧業公司(KPC)的多數股權,是新希望迄今為止最具代表性的海外收購案例。

              對于此項交易,王航十分滿意。他稱,該交易是由新希望集團和其旗下的美元投資基金共同完成的。目前,該交易已經交割完畢,新希望持有KPC的100%股權。

              肉牛在澳洲有良好的養殖基礎,多年沒有出現過瘟病,被大量出口到中國、美國、新西蘭、韓國、俄羅斯等多個國家和地區。而澳洲肉牛的前三大龍頭企業分別由來自巴西、美國、日本的三家國際企業參與控股,國際參與度很高。新希望作為中國企業是第四家進入澳洲肉牛市場的,用王航的話稱,“這相當于一個小型世界杯”。

              “KPC現在80%的產品用于出口。我們收購后,主要在幫KPC將市場分配更加均衡化,并著力提高中國市場的份額,使得其在不同國家的市場份額相對均衡。與此同時,我們也在幫KPC在中國及其他發展中國家尋找更多深加工機會,讓其更加國際化。事實上,在我們投資之后,KPC的銷售額同比翻倍不止,還是相當成功的。”王航談道。

              在此之前,新希望也在新西蘭等國家進行了一些投資嘗試,但王航表示此前的投資金額都不大。“未來我們的投資會聚焦在動物蛋白、食品供應鏈、健康生活創新等方面,畢竟企業與人一樣,精力都是有限的。”

              集團資金與旗下基金“各司其職”

              在談到新希望集團和其旗下基金在對外投資時的決策鏈條時,王航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都是按照標準的流程進行。”

              王航稱,基金的投資需要進行立項會議,在投資前,會有由執行層、投資人、第三方和專業管理人士等組成的投資決策委員會進行的內部評審,通過即可執行。

              “集團方面會相對復雜些。對于一個項目來說,無論發起方是集團還是集團下的事業部,都會成立一個投資小組,進行相應的盡職調查。在那之后,會有內部專門的投資管理部門對小組提案提出挑戰和質疑。通過挑戰后,再上升到整個集團的投資決策委員會進行最終決策考量。”王航談道。

              而在集團與基金的投資區別方面,王航表示,基金的投資更多會考慮退出,而集團作為運營主體更多的是要考慮對財務報表的影響。

              “財務報表對于企業就像身份證,你需要充分考慮每項投資對于這張身份證上各項指標是加分還是減分。但不管怎樣,集團和基金投資都要共同考慮投后的增值服務是什么、投后的管理計劃是什么。”王航稱。

              王航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盡管現在可投資的項目很多,但風險可謂無處不在,而且常常在投資者的常識之外。“新希望不怕風險,怕的是看不到風險。每一項風險,我們都會仔細評估并加以應對。”

              當然,新希望今天的國際化格局離不開過去經營過程中的不斷探索和積累。

              王航也表示,新希望國際化的過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在之前先做了很多國際采購、銷售,因此自身形成了很強的貿易部門。“我們與ABCD、世界銀行、三井物產、7-11等在合作過程中也建立了多個合資公司與合作機制,因此他們有很多好的項目與資訊會及時與我們分享。”王航談道。

              王航同時表示,對于基金來說,一定要去開辟自己的信息來源,如要常與國際投行、國際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等打交道,學會進行“價值與價值的交換”。

              “很多情況下,這些國際機構愿意與你合作,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你對所在產業的深刻理解,而不是僅僅進行投機性交易。”王航談道。

              “中國企業要爭取全球生產要素的控制權。”

              “中國是不是可以和全球化隔絕?不可能,我們在量上、在質上、在成本上都需要全球化做補充。應對這種全球化的沖擊,需要我們有一定的預判性。”王航表示。

              在王航看來,真正的成本與組織要素控制權是在全球市場上的,中國企業由于處在全球供應鏈的一部分環節上,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擁有控制權的外國企業。而對于農業、食品類企業來說,這就會造成食品價格及安全等方面的隱患。

              對此,王航給出了他的解決“藥方”,那就是通過國際合作來推動中國的食品擴容和食品安全,進而帶來商業行為新的調整和升級。

              “在國際上,農業產業企業真正的資源是生產要素的組織能力。而這一點,需要我們不斷通過國際合作向這些國際企業學習。”王航表示。

              王航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國際四大糧商最核心的能力在于對風險的管理,即懂得如何應對生產安全、跨國經營中面臨的國家風險、利率變化等風險。而在這一點上,王航表示中國企業應當虛心向國外企業請教,不做大王,而要做服務員,虛心學習并服務于客戶。

              人才培養助力企業傳承

              “誰來接班?”是很多民營企業面臨的常見問題之一。雙匯有,新希望也有。在劉暢接班、出任新希望集團董事之前,劉永好也對她進行了很長時間的培養與考慮。

              王航認為,在接班問題上,國際企業有許多值得中企學習的地方。新希望通過業務合作,經常與美國嘉吉公司的董事會經常進行交流,探討董事會管理、人才選拔,用其100多年的公司歷史作為學習資料,從而不斷完善自己的經營策略和選拔、傳承機制。

              在中企國際化的道路中,管理者的素質往往決定進軍的成敗與否。國際視野、過硬的外語及談判能力、對組織要素的把握能力均十分關鍵。

              而王航也表示,新希望集團在人才培養方面“下了大功夫”。新希望認為,年輕人代表著企業的生命力,而新希望也在不斷地“打磨年輕人”。

              目前新希望在全球設立了40個工廠,每個工廠派5個干部,海外的派遣已達到200多個名。“很多的干部就是農家子弟,通過基層鍛煉、內部雙選會被挑選出來,現在變成了跨國公司的職業經理人。”王航稱。

              “與此同時,我們在現在的招聘過程中也特別注重應聘者的國際背景,希望他們有良好的外語條件和知識水平。我們把他們作為企業的管理培訓生進行培養,從基層做起來了解整個行業情況,從而為未來企業的進一步國際化做好準備。”王航談道。

              原標題:我們已把200農家子弟變成跨國公司職業經理人

               

               

               

              (責任編輯:admin)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扒开丝袜老师的粉嫩的小泬
                <track id="n7n7p"></track>

                  <pre id="n7n7p"></pre>
                  <track id="n7n7p"></track>

                    <track id="n7n7p"></track>

                        <track id="n7n7p"><strike id="n7n7p"><strike id="n7n7p"></strike></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