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7n7p"></track>

      <pre id="n7n7p"></pre>
      <track id="n7n7p"></track>

        <track id="n7n7p"></track>

            <track id="n7n7p"><strike id="n7n7p"><strike id="n7n7p"></strike></strike></track>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頻道 > 訪談 >

              鄭石軒:2013年飼料銷量要突破50萬噸

              • 點擊次數:
              • 日期:2013-08-12 14:30
              • 編輯:admin
              • 評論:0
              • 查看更多評論
              我們新上了羅非魚的顆粒線和膨化線,時產都有20t了。主做粵西和海南的市場。膨化料應該是行業發展大方向。魚價高,市場對膨化料的需求會不斷擴大,這對于粵海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利好因素。

               

                   粵海,這么多年,一直心平氣和地感受著這個行業的潮漲潮落,鄭老板為人低調,粵海人行事也低調。沒有大企業的大張旗鼓,也沒有其他飼料巨頭行事作風里的大開大合。他們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在前行的道路上。 
                粵海以蝦料起家,其蝦料在市場上一直與恒興、海大三足鼎立。2006年,粵海開始重點發展海水魚料,短短的幾年,其海水魚料已經在華南獨步天下;2013年,粵海又一次將目光瞄準品牌缺失、市場混亂的羅非魚料,粵海對羅非魚市場進軍號角已經吹響。 
                羅非魚料主要集中在粵西和海南。海南的市場目前已經被“通威”、“恒興”、“裕泰”、“統一”四分天下,而粵西,目前依然是一個沒有品牌的混沌之地;浐α_非魚市場的推進,是否會對羅非魚飼料行業格局重新進行劃分?如果經過三年、五年的努力,粵海能夠在羅非魚板塊建立標準,樹立標桿,無疑又是大功一件。 
                 正所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這些年,粵海無數次在流言中“被收購”、“被上市”。但是熟悉鄭石軒的人,每每聽到這種流言,都會付之一笑。因為他們深知,鄭老板做了20多年飼料,粵海就是他的全部,他不求名不求利,只是想盡自己所能做出一個標準,提供一個方向,讓大家看清前面的路。 
                我們堅信,企業,特別是行業的龍頭企業之間的良性競爭,勢必推動產業的發展。 
                羅非魚料:“今年5萬t,明年10萬t。這是我們年初定的目標。” 
                《當代水產》:粵海的羅非料據市場反映很不錯,粵海今年是否打算在淡水魚板塊有大的動作? 
                鄭石軒:淡水魚這塊,我們從今年開始,會主做羅非魚料。對于羅非魚的市場,我們一直都有關注。今年的羅非魚飼料,應該說是趕上了一個好時機,F在,飼料的主要原料都在往下走,飼料的生產成本在下降,而羅非魚價格又有所回升,且穩定在比較高的價位。所以,今年對于我們而言,切入市場做羅非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 
                我們新上了羅非魚的顆粒線和膨化線,時產都有20t了。主做粵西和海南的市場。膨化料應該是行業發展大方向。魚價高,市場對膨化料的需求會不斷擴大,這對于粵海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利好因素。而且膨化料是我們拿手的品種。羅非魚價高,客戶更容易接受檔次較高的膨化料。 
                《當代水產》:那您覺得,今年粵海的羅非魚料要達到一個什么樣的市場份額,才比較符合您的預期? 
                鄭石軒:今年5萬t,明年10萬t。這是我們年初定的目標。我們認為現在的羅非魚料“海大”和“通威”相對做得比較好。我們加入進來,有助于推動整個羅非魚料行業的發展。目前來講,3-5年內我們不會對整個羅非魚行業的其他飼料廠家造成壓力,但是我們會通過3-5年的時間,發展成為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羅非魚料目前的格局是比較混亂的。價格亂,質量不太好,沒有一個突出的品牌。又相對缺乏優勢產品對市場進行有力的支撐。所以養殖戶才會如此的迷茫。我們目前主要的市場在粵西和海南,會根據兩個區域的不同市場特點,做兩個不同類型的產品。當然,起步階段肯定是跟著主流市場走,我們現在還是市場的跟隨者。羅非魚在粵西以混養為主,立體養殖養鴨養豬,池塘養魚都是我們的市場。 
                很多廠家在開發市場的初級階段都會把質量做得比較好,因為開發市場的時候量不大。但是粵海不同,粵海的飼料質量從來都是往上升的,沒有往下走的。我們只能是在產品質量的不斷提升和改進上努力,如果我們今年的質量好,得到市場的認同,明年的肯定比今年好。這也是我們粵海做事的風格。 
                我們金鯧魚料和鱸魚料,從開始到現在,質量一直在提升,從來沒有下降。 
                鱸魚:“我認為鱸魚的行情不會一直這么差。” 
                《當代水產》:現在金鯧海鱸的價格不是特別好,但是我們發現,養殖戶的放苗熱情似乎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這是什么原因呢? 
                鄭石軒:鱸魚去年底到今年初價格低,養殖戶遭受了很大的損失。但是從整體養殖情況來看,他們還是掙了錢。前期賣魚早的,價錢都還不錯,只是后來鱸魚死亡率高,拉低了魚價。而且早幾年養殖戶都賺了很多錢,F在很多養殖戶都認為,鱸魚的價格不應該處在這樣一個水平,鱸魚的需求量還會有增加。況且養海鱸主要集中在珠海斗門,一年才十幾萬噸的規模。中國這么大的需求量,如果有好的渠道,這個量完全可以消化。 
                養殖戶認為這個價格不會持續太久,肯定會升。另外,現在鱸魚的銷售還比較單一,主要是做冰鮮。未來,鱸魚的消費還會更加地多元化,如急凍、魚塊等,也會帶動鱸魚需求增加。 
                未來鱸魚價格肯定會升,鱸魚的需求量也會增加。斗門的鱸魚,無論是天氣、水質、養殖技術、養殖成本,都屬于比較先進的水平。所以我認為鱸魚的行情不會一直這么差。
                《當代水產》:眾所周知,粵海的放賬額度是比較大的。今年開年行情就不樂觀,您這邊會相對收緊資金嗎? 
                鄭石軒:應該來講,我們對鱸魚的資金,從來都不放松,但是也會有適當的支持。我們的資金政策和以前相似,不可能差異太大。對客戶的考核我們有自己的一套標準,讓有能力的人來養殖,我們會給予適度的支持。 
                蝦料:“我們在珠三角長三角的布局晚了幾年,份額與品牌不相適應,現在我們正在努力地追趕。” 
                《當代水產》:現在珠三角的蝦料市場,恒興、粵海、海大的競爭趨于白熱化,粵海去年在珠三角的市場也是日益穩固,您對珠三角的蝦料市場是何定位,有何預期? 
                鄭石軒:其實我們的蝦料在珠三角和長三角已經有了不少的市場份額。在珠三角地區,應該講我們的市場份額已經做到前三名。在長三角,這幾年我們的市場占有率也在不斷增長。最重要的增量主要集中在重要的市場。這幾年,我們的蝦料總體來講,是排在行業的前三。今年的銷量應該還是在第三的位置,但是我們在市場的影響力和產品質量,應該是排在前列的。因為我們在珠三角長三角的布局晚了幾年,份額與品牌不相適應,現在我們正在努力地追趕。 
                第二,粵海還是會堅守自己的底線,一如既往地做好品質。不會一味地去斗價格。有些廠家會以很高的折扣,很大的賒銷去搶客戶。我們不想為了量去冒險,所以有些市場,我們為了控制風險,量沒有辦法很快上去。 
                我們粵海的理念是,與客戶合作,不希望付出太大的代價。比如說在臺山,粵海有幾十個經銷商,我們不允許三兩個經銷商去壟斷市場。而且粵海一直以來與客戶合作的基礎是,企業必須掙錢,做企業不可能賠本賺吆喝;浐5奈r料客戶,基本是幾百噸,對手想搶我們的客戶沒那么容易,搶一兩個也沒用。 
                《當代水產》:您對珠三角和長三角這兩個重點市場的未來有何預期? 
                鄭石軒:應該來講,珠三角和長三角的市場我們會不斷提升,要提升到“海大”、“恒興”的水平,起碼來說大家有得爭。要有這樣一個態勢。 
                我們不會去跟同行搞價格戰,但是我們有這么多忠實的上下游合作伙伴支持,我們也不怕價格戰。這些年在市場上,粵海的飼料就是靠品質取勝的。 
                事實上,現在蝦料行業由于競爭激烈,有些企業的預付款折扣對于廠家來說已經是虧本在做了。這樣下去,飼料產品質量如何去保障? 
                銷量:“我們在產品銷量上必須要有增長,每年20%的增長是必須的。” 
                《當代水產》:縱觀行業的四大水產飼料巨頭,您這邊應該是最低調的。您作為企業的掌舵人,可否談談您對粵海的經營之道? 
                鄭石軒:首先,我們粵海講究的是穩定和效率,然后考慮的才是增長。穩定不僅僅是指產品的質量,我們的人員、尤其是企業的核心人才,也是非常穩定的。 
                在產品銷量上,必須要增長,每年20%增長是必須的;浐T诓粩喟l展,新廠在不斷增加,人員也在不斷地增加。 
                再者,我們強調效率,要求每個廠每個人都要發揮作用。所以我們在建新廠這個問題上,不要求到處開花。我們追求的是每個廠都能夠滿負荷。我們所有的廠在滿負荷后,供不應求后,才會考慮再建新廠。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提高設備和人員的效率,我們不做不掙錢的買賣。 
                粵海這些年來的發展速度,在同行看來是慢了。但我們的每一步都走得很穩。 
                同時,在人員的增加這塊,也要講究每個人的效率,F在很多企業的市場策略是搞人海戰術,一個縣幾十個人,一個鎮幾個人做飼料業務。人多以后,肯定會帶來增長。但這種市場的增長,不具備持續性。如果一個地區增長一年兩年就沒增長了,那這些人怎么辦呢? 
                所以我們在布局上,人員在增加,但是不能多。人太多以后,就沒有辦法發揮他的效率,所以人員的布局要適度和講求效率。大家都說我們粵海的量沒有做到第一。我們也許錯過了一些時機,但我們的效率在行業里應該是最高的。在這方面,我們比其他公司有更大的競爭優勢。 
                在銷售策略上,我們不去打價格戰,但是我們不怕價格戰。我們要賺取合理的利潤,所以我們不會去打價格戰,但是,如果真的打起價格戰,我們也不會先倒下。 
                我們在市場上,按照規則來做事。我們不會為貪圖一時蠅頭小利破壞長遠規劃。如果我們為了擴大量去增加賒賬,一增加賒賬,以后也不一定能收得回。如果增加折扣,今年給了,明年要繼續給,后年還得給。為增加一個客戶,年年都要付出這樣的代價,我們就沒錢掙了。我們的市場都是平衡的,如果一個客戶的折扣給得很高,那粵海整個市場都要給很高,企業就沒錢掙了,那我們就沒法做了。
                《當代水產》:2013年,粵海飼料銷量計劃達到多少萬噸? 
                鄭石軒:我們今年的目標是突破50萬t,經營都是按計劃進行,但是最后結果要到年底才能揭曉。 
                養蝦:“苗有問題,時間短可以排掉再放回來,不會虧太多。相反我們養大了,對蝦因價低而虧,那就會虧得比較嚴重。” 
                《當代水產》:今年開春天氣一直不穩定,早造蝦的排塘率很高,請問這種情況是否會對飼料的銷售造成一定的影響呢,您這邊會如何應對? 
                鄭石軒:實際養蝦來講,關鍵看多少成的成功率。事實上,養蝦經過了那么多年的驗證,客觀說,能達到四五成的養成率,就是很不錯的了。 
                從目前看,今年的天氣很不穩定,蝦的死亡率也比去年要高,我認為今年的整體養殖成功率,還算是比較中等的水平。從目前綜合各個市場反饋上來的信息來判斷,養殖成功率還是有五成左右。 
                那么多年養蝦過來,不可能全部都養成功。如果對蝦全部都養成,產量超過了需求,蝦價就會大幅度下跌,造成養好的蝦也虧本的局面,這才是行業最大的問題。如果苗有問題,時間短可以排掉再放回來,不會虧太多。相反我們養大了,對蝦因價低而虧,那就會虧得比較嚴重。其實在養蝦這個行業,大家也習慣了,不會因放苗下塘了就會指望養殖成功,這關鍵要看排塘率,成功率。 
                《當代水產》:現在有些大的飼料集團做苗,有不少也是虧的。也沒有像當初想象的那樣,把一些苗場單體淘汰掉。相反,很多苗場單體在這種競爭中,競爭力也越來越強。對于蝦苗板塊,粵海會不會有大的變化? 
                鄭石軒:我們粵海做苗,有虧也有賺。苗這個東西很難說,也很難去把控。一種苗的好壞要看整體,而不是個別。整體的存活率比人家好,就很不錯了。 
                粵海做苗是分散到各個地方的合作場,定點場。有一套完善的管理措施。短時間內,這種模式不會變?梢赃@樣說,飼料廠做苗,是大大地推動整個行業的種苗質量提升。 
                魚粉:“7月份之前的魚粉價格應該還是會在高位運行。7月份以后,魚粉的價格會下降。” 
                《當代水產》:如今秘魯的配額已經公布,您如何看待接下來的魚粉價格走勢呢? 
                鄭石軒:公布的配額和實際的生產量應該差距不大。配額出來以后,不像我們早期講的100萬t,120萬t那么悲觀。配額一出來,就瞬間遏止了魚粉價格的上漲,玉米和豆粕的價格都是往下走的。但是魚粉的價格未來什么走勢,從現在來看,魚粉上漲的勢頭肯定是沒了。至于會不會下調,什么時候下調,才是一個關鍵。這個還是要看我們的實際魚粉需求和供應商的心理變化。 
                7月份之前,整個魚粉供應量還是吃緊的,從供求關系來講,魚粉價格還是會維持在高價位上。供應商手頭拿貨的成本都比較高,而且市場上的貨還是處于一個比較偏緊的狀態。所以,7月份之前的魚粉價格應該還是會在高位運行。當然,魚粉價格的小幅波動是正常的。7月份以后,魚粉的價格下降,我認為也是一個必然,降幅也不會太大。降多少,什么時間下降,這才是關鍵。
                《當代水產》:現在大家都很關注“世海”的低魚粉飼料,您是如何看待目前市場上的這些低魚粉飼料呢? 
                鄭石軒:泰高”做三文魚料,魚粉一直是在下調的。“泰高”三文魚飼料的魚粉和魚油的添加大幅下調技術,他們也把這種技術運用到世海的蝦料上。從“世海”的蝦料來看,魚粉確實降了不少,但這種下調,不會導致配方成本的較大幅度下降。從他的優勢來講,魚粉價格高的時候,他們的優勢就會明顯,魚粉價格低,這種差距就會小。世海的這種的優勢會取得一定效果,但是,我們粵海有一個整體的成本控制,對于低魚粉飼料,我們在關注也在研究,在這方面我們與泰高不會有太大的差距。 
               
              (責任編輯:admin)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扒开丝袜老师的粉嫩的小泬
                <track id="n7n7p"></track>

                  <pre id="n7n7p"></pre>
                  <track id="n7n7p"></track>

                    <track id="n7n7p"></track>

                        <track id="n7n7p"><strike id="n7n7p"><strike id="n7n7p"></strike></strike></track>